字體產品與應用

文鼎UD晶熙黑體的拉丁造型搭配

中文字體與日文字體同樣都有漢字、拉丁與假名,如果有留意日文字型產品,會發現日文字型同樣的一個字體家族,但有著不同假名、拉丁的造型設計做搭配。

文鼎UD晶熙黑體開發之初也規劃有這樣的設計,亦即晶熙黑體在拉丁的造型上,共有三種造型可供設計師選用,以繁體中文為例,字體名稱分別是:

1. 文鼎UD晶熙黑體HK

2. 文鼎UD晶熙黑體E1HK

3. 文鼎UD晶熙黑體AktivBHK

這三款字型的拉丁造型可以追溯回到原始的拉丁字,分別是AR Dori Sans、AR NewHebe Sans、Aktiv Grotesk;AR Dori Sans、AR NewHebe Sans是文鼎字型近年來在拉丁字設計的代表作之一,除了文鼎內部的字體設計師參與設計開發外,也力邀位於美國波士頓Font Bureau字體公司的總監David Berlow協助設計指導、監修;兩款原生拉丁字皆有自 Light-Ultrablack 9個字重,在與晶熙黑體漢字12個字重搭配時,設計師重新給予字重的設定,細修曲線、調整架構再加入必要的視覺修正,字重擴充至極細的Hair到極粗的Ultrablack(E1版),再依據視覺灰度給予最佳的寬度比例,讓中文漢字、拉丁字搭配出最佳的整體視覺效果。

 

拉丁符號的設計通常會有因應造型、字重而做視覺校正的處理,目的是為了排版上的美觀、舒適性而做。以AR Dori Sans /文鼎UD晶熙黑體HK的符號為例,在數字1和4就有在不同的字重上做視覺校正,經過視覺校正的字型有字高(Font Height)的不同,但隨著字重(Weight)加粗,數字1、4、6將差距會縮小。

文鼎UD晶熙黑體,拉丁以AR Dori Sans做搭配,整體呈現出幾何、工程、現代的氛圍,具有Medium-Heavy共五個最常使用的字重,適合在數位顯示環境下使用,在中文顯示各分句之間停頓的逗號(U+FF0C),設計師簡化漢字逗號的造型,在這裡嘗試著做大膽的簡化設計,閱讀時營造出簡潔時尚的視覺感受。

    文鼎UD晶熙黑體HK排版展示

 

                                                                                       嘉義美術館以文鼎UD晶熙黑體HK做為指示標識用字/角白設計

 

文鼎UD晶熙黑體E1HK,拉丁以AR New Hebe Sans做搭配,整體呈現出經典、傳統、雋永的氛圍,適合使用在書籍排印完整產品共有12個字重可供選用。

                                                                                                                                      文鼎UD晶熙黑體E1HK排版展示

 

文鼎UD晶熙黑體AktivBHK,是晶熙黑體的漢字與英國合作夥伴Dalton Maag 公司的Aktiv Grotesk 進行搭配後的字型產品,共有繁體中文+香港字符集、簡體中文、日文三個語言,每個語言各四有個字重,旨在將晶熙黑體的簡潔與AktivGrotesk乾淨利落加以整合,感受上均勻平穩,視覺連貫而有當代感。文鼎UD晶熙黑體AktivBHK獲得國泰航空選用做企業字型。

                                                                                  TPOGRAPHY 字誌 選用文鼎UD晶熙黑體AktivBHK做為內文用字

 

搭配著不同拉丁造型的晶熙黑體產品,這樣的整合設計罕見於中文字體上,讓設計師們在字體使用時,多了不同設計情境字體選用上的彈性。

字體設計與發展

從UD Font設計談起(下)

UD Font設計概念

UD Font字型產品共有的特徵為容易辨識、容易閱讀、簡約設計等,換言之,就是讓字型在標準規範下,使用者可以直覺的進行識別,毋需耗費時間在視覺的辨視。在閱讀上,眼球的視覺觀感習慣於明體(宋體)、黑體、圓體、楷體等傳統經典風格的字體造型,我們由街坊的招牌、書報、雜誌中使用的字型,即可窺見這四類字體造型的運用最廣泛,最為大多數人接受,其原因就在於這四類字體的筆劃、造型曲度的可讀性與易讀性較高,因此UD Font大多為這四種造型的字體。

UD Font設計概念是近幾年字型設計界在字型設計時所考量一個要點,尤其在日本地區,許多字型廠商都會推出具有UD設計概念的字型;在台灣,除了文鼎科技大力推展UD Font字型設計,推出UD晶熙黑體系列的經典字型之外,其他字型廠商如威鋒數位、justfont等,也在開發及推廣UD Font的設計概念,這對使用者及設計界都是有正面幫助的。

UD Font字型的設計,就是延伸自Universal Design,設計精神包含:識別性、易讀性、設計簡潔。UD Font 字型設計的四個要素:

1. Visibility:文字構成要素易於視認。適度的加大文字的字腔會讓文字更容易視認,尤其是在遠距離或是要在眼睛一瞥間閱讀文字時,效果會更顯著。

2. Legibility:具有高辨識度,不容易誤認(不容易與其他字搞混),這一點對視力不好的人尤其重要。

3. Display adequacy:設計簡約,以減少在低解析度螢幕顯示時產生不平順的曲線。UD Font設計的筆畫造型簡潔化,移除筆頭和筆尾的華麗裝飾造型,以降低在螢幕顯示時產生會干擾視覺的灰階凸點發生機會。

4. Readability:容易閱讀。中文、日文假名及英數文字排在一起時,呈現的字面大小分布之協調性對閱讀的流暢度也是有很大的影響。

UD Font四要素:Visibility, Legibility, Display adequacy, Readability

UD Font 字型設計除了上述的設計四要素,還要考慮字體的空間分佈、筆寬設計、中英文字造型搭配及字面比例等不同要素;無論是經典的黑體、書法風格的隸書體、俏皮風格的美術字體、手寫風格的個性化字體,每套字體的設計背後都有他的設計理念。對設計師而言,在選擇字型時,除考量字體顯示效果外,選擇高可讀性與易讀性的UD Font字型,讓使用者得到最佳的視覺體驗及感受,是字型廠商與設計師共同努力的目標。

字體設計與發展

從UD Font設計談起(上)

何謂UD(Universal Design)

UD (Universal Design)通用設計,又稱為全方位設計,是指不需要經過任何的調整與特別的設計,就能為所有人使用的產品、環境的設計。1950年代,在日本及歐美開始提倡「無障礙空間設計」,為身體障礙者除去了存在環境中的各種障礙。1987年美國設計師Ronald L. Mace,開始使用「Universal Design」一詞,就是說在設計時要從對需求的認知,以清楚易懂的方法,讓我們設計及生產的產品或環境都能在最大的程度上讓每個人使用,不論其年齡或能力。

Universal Design在現代社會中已受到普遍的重視,例如:無障礙低底盤公車,讓老弱婦孺上下公車特別方便;斜取式滾筒洗衣機,讓老人、小孩、身障者都能方便拿取洗衣機的衣服。在台灣「自由空間教育基金會」為了將通用設計的理念向下紮根,已舉辦多次的通用設計獎(Universal Design Award),讓學生藉參與通用設計競賽發想過程中,體會不同類型的人各種不同的需求,導入通用設計,創造出真正能為人帶來幸福的設計。

設計讓產品在最大程度上讓每個人使用,無論其年齡或能力。

 

 

20~30年前,字型大部分都是被列印在紙張等媒體上,無論是鉛字印刷、照相打字或電腦排版印刷,只要字型在紙張上呈現清晰,就已經足夠。但是2000年以後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等3C電子產品盛行,人們大量使用3C電子產品來閱讀各種文字訊息,之前使用於紙張媒體的字型,顯然無法完全適用於3C電子產品上,而且電子產品的螢幕解析度越來越高,多年前為了320x240 2英吋QVGA螢幕設計的字型,要使用在2K/4K高解析度的不同大小螢幕上,一定無法直接適用;另外,高齡化社會的來臨,如何讓視力退化的老人,很容易辨識及閱讀,不同媒體上的文字訊息,字型設計就是一個重要因素。

如何讓一套字型符合上面這些需求,在字型設計時,就要導入Universal Design的概念及精神。

 

UD 字型產品共有的特徵為容易辨識、容易閱讀、簡約設計等。

Lo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