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產品與應用

文鼎DC云康行楷

由施隆民教授書寫的文鼎DC云康行楷,字型書寫旨在掌握書法的美感,筆法上以流暢、生動為原則;結構上為了排版印刷的美觀,盡量保持「端莊」的體態。云康行楷在設計時,加入中文排版裡「疊字」效果的巧思,施隆民教授在書寫時,特意創作「相同字的不同寫法」,以展現書法中「不雷同」「不重複」的美感,讓云康行楷更能呈現書法藝術的精神。此外,云康行楷提供了兩種不同書法風格作選擇,其中云康行楷碑帖版,藉由部首共用、改變寫法、增減筆畫等多方式,保留傳統書法運筆藝術之美。

 

本影片透過Adobe Illustrator來呈現云康行楷TrueType(TTF)與OpenType(OTF)兩個字型格式的使用方式,分別示範疊字的選用,以及中文常用全型符號調和設計(Proportional)。

應用設計

字體產品與應用

可變式字型variable font在設計上的應用,以明/宋體為例

可變式字型(variable font) 發佈於2016年,發佈至今,我們觀察到許多字型設計公司逐漸地發布自家的可變式字型,經過這幾年的推廣,最近我們從問卷調查上發現國內的設計師對這樣的產品仍然感到陌生,今天,我們藉由幾個演示,再一次讓大家認識可變式字型。

 

可變式字型的特色在於可隨使用者的設定或是依應用程式的自動判斷,變化出將近無限種的字體屬性組合。只需要一個字型檔案,就可以無間段調整該字型提供的字重、字寬或對比等可變屬性,讓設計師用字的創意不再受侷限,同時也減少了龐大字體家族所需要的大量記憶體空間。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思考過一個問題,字體設計師都是在60公分距離前的螢幕做字體設計,使用時,有可能近到20公分,遠則超過5公尺以在使用的字體,這樣的應用情境,字體的設計如果都一樣,合理嗎?設計師如果在用字的時後,思考到這樣層次的問題,有沒有產品可以上設計師挑選使用呢?

 

通常在進行字型開發前先會決定使用目的,而在選用字型時,會依情境來選用造型,在使用明/宋體這類的字型時,通常橫向筆畫的粗細是固定的,在可變式字型裡,可以將橫向粗細的變化設計在可變式字型的變化軸上,使用者除了傳統的字重外,還可以使用到橫向筆畫(對比/Contrast)變化軸的調整。下方以文鼎書苑宋體書苑宋作為舉例,因應複雜化的使用情境,書苑宋設計了四個橫筆粗細的產品,為橫筆寬度16(EM Square =1000 ) 到64 的響應式設計,使用者可依據使用配方建議,從內文到標題,從紙本到屏幕,因應不同情境選取適當字型使用。

 

有個多個橫筆粗細對比這樣的產品,我們思考一下,如果在設計這樣的指示標示,怎麼樣可以讓閱讀訊息用的字體在畫面上呈現的更好呢?畫面上『南京三民站』這幾個字分別使用思源宋體(上)與文鼎書苑宋體(下)做展示,我們可以看到這五個字元筆畫數並不算多,但『三』這個字的筆畫相對起來特別少,整體看起來視覺灰度少了一級。

這時候如果我們要對他加粗,通常的作法就是在AI裡轉外框,加筆畫,但這樣一來,字就變成圖,不是字了,會增加後續版本維護的困擾。使用書苑宋可變式字型的微調後的成果,我們來看看調整前後的差別,經過適當的調整後,每個字元的視覺量感變得更平均了。

我們認為,設計師寶貴的時間應該要用在設計思考上,如果字體可以協助設計師解決問題,節省設計師的時間,那就是我們對設計產業的幫助。關於更多可變字型的資訊可參閱下方文鼎iFontCloud雲字庫的展示說明

https://ifontcloud.com/index/variablefont.jsp

字體產品與應用

文鼎UD晶熙黑體的拉丁造型搭配

中文字體與日文字體同樣都有漢字、拉丁與假名,如果有留意日文字型產品,會發現日文字型同樣的一個字體家族,但有著不同假名、拉丁的造型設計做搭配。

文鼎UD晶熙黑體開發之初也規劃有這樣的設計,亦即晶熙黑體在拉丁的造型上,共有三種造型可供設計師選用,以繁體中文為例,字體名稱分別是:

1. 文鼎UD晶熙黑體HK

2. 文鼎UD晶熙黑體E1HK

3. 文鼎UD晶熙黑體AktivBHK

這三款字型的拉丁造型可以追溯回到原始的拉丁字,分別是AR Dori Sans、AR NewHebe Sans、Aktiv Grotesk;AR Dori Sans、AR NewHebe Sans是文鼎字型近年來在拉丁字設計的代表作之一,除了文鼎內部的字體設計師參與設計開發外,也力邀位於美國波士頓Font Bureau字體公司的總監David Berlow協助設計指導、監修;兩款原生拉丁字皆有自 Light-Ultrablack 9個字重,在與晶熙黑體漢字12個字重搭配時,設計師重新給予字重的設定,細修曲線、調整架構再加入必要的視覺修正,字重擴充至極細的Hair到極粗的Ultrablack(E1版),再依據視覺灰度給予最佳的寬度比例,讓中文漢字、拉丁字搭配出最佳的整體視覺效果。

 

拉丁符號的設計通常會有因應造型、字重而做視覺校正的處理,目的是為了排版上的美觀、舒適性而做。以AR Dori Sans /文鼎UD晶熙黑體HK的符號為例,在數字1和4就有在不同的字重上做視覺校正,經過視覺校正的字型有字高(Font Height)的不同,但隨著字重(Weight)加粗,數字1、4、6將差距會縮小。

文鼎UD晶熙黑體,拉丁以AR Dori Sans做搭配,整體呈現出幾何、工程、現代的氛圍,具有Medium-Heavy共五個最常使用的字重,適合在數位顯示環境下使用,在中文顯示各分句之間停頓的逗號(U+FF0C),設計師簡化漢字逗號的造型,在這裡嘗試著做大膽的簡化設計,閱讀時營造出簡潔時尚的視覺感受。

    文鼎UD晶熙黑體HK排版展示

 

                                                                                       嘉義美術館以文鼎UD晶熙黑體HK做為指示標識用字/角白設計

 

文鼎UD晶熙黑體E1HK,拉丁以AR New Hebe Sans做搭配,整體呈現出經典、傳統、雋永的氛圍,適合使用在書籍排印完整產品共有12個字重可供選用。

                                                                                                                                      文鼎UD晶熙黑體E1HK排版展示

 

文鼎UD晶熙黑體AktivBHK,是晶熙黑體的漢字與英國合作夥伴Dalton Maag 公司的Aktiv Grotesk 進行搭配後的字型產品,共有繁體中文+香港字符集、簡體中文、日文三個語言,每個語言各四有個字重,旨在將晶熙黑體的簡潔與AktivGrotesk乾淨利落加以整合,感受上均勻平穩,視覺連貫而有當代感。文鼎UD晶熙黑體AktivBHK獲得國泰航空選用做企業字型。

                                                                                  TPOGRAPHY 字誌 選用文鼎UD晶熙黑體AktivBHK做為內文用字

 

搭配著不同拉丁造型的晶熙黑體產品,這樣的整合設計罕見於中文字體上,讓設計師們在字體使用時,多了不同設計情境字體選用上的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