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距字型與應用

2021-04-19 18:22:43.0

分類: Products and Applications

定距字(monospace font)這是字型設計裡重要的設計規格,與其相對的是調和字(proportional font)。定距字是指字元寬度相同的字型,亦稱為等寬字、等寬字型,本文後續以定距字、定距字型稱呼;漢字中的半角字也是定距字的一種,安排後章節做說明。

 

現在大家使用上習以為常的數位字體出現前的時代,字體的呈現是透過鉛字排印的方式傳達出來,而鉛字大多以固定寬度的方式作設計,來符合當時打字機、排印技術上的限制。時代的腳步不斷的前行,電腦硬體環境與排印軟體對於運算字體的機制也不斷的改善,使得排版、閱讀感受上,呈現出比較自然的調和字使用變的普及。

 

我們以AR Silver Sans 這款字簡單來說明定距設計(Monospace)與調和設計(Proportional)在字元呈現的差異。為了要符合每個字元寬度一致的設計規格,我們可以看到AR Silver Sans Monospace在「i」這個符號字元的空間結構上與AR Silver Sans Proportional有明顯的不同,這樣的設計主要是為了在空間佈局上取得較佳的呈現,另外「m」這個符號字元也因為字元空間的不同,而呈現不同的視覺樣貌。

在當代的字型使用趨勢中,大多是以兼顧視覺與造型設計的調和字型使用的較多,但定距字的使用,並沒有因調和字的大量運用而消失,而是以能清楚呈現資訊訊息的功能性使用角度持續存在著,例如微軟在2019年發佈的開源字型Cascadia Code,就是一款具有固定字距(Monospaced)特性的字型,適合用於電腦系統與工程師程式開發等用途上,讓工程師在進行字元閱讀時,達到提升程式碼與介面文字可讀性的效益。

工程師在進行程式設計時,使用固定字距的字型可增進開發效率。

 

最近,我們也看到一些公共建設,如新竹車站資訊面版、桃園機場的班機資訊顯示面版當中的字體也都是選用了固定字距的字型。以新竹車站顯示列車到站的時刻表為例,這是設計師 施博翰使用了定距字設計的AR Silver Sans Monospace,作為新竹車站時刻表的呈現,這定距字的使用,配合設計師排版的專業,增加了時刻表上數字訊息閱讀的可讀性。

設計師 施博翰在新竹車站列車時刻表的排版設計

 

 

桃園機場的班機資訊顯示面版以定距字做為訊息閱讀的文字選擇。

 

 

雖然定距字型出現的時間較調和字型早了很多,但在使用上並沒有因為外在環境硬體的提升而消失,反而以在特定情境下具有高辨視度的功能性繼續存在著,廠商們也持續設計新的定距字,也讓用字多了許多的選擇。

 

 

附註:新竹車站列車時刻表引用自設計師 施博翰在「臺鐵新竹站指示標示系統設計規劃說明」

 


Products and Applications

字型名稱New一下

哆啦A夢的前身是小叮噹,高雄的舊名叫打狗,在你我日常周遭也有不少因為時代背景不同,而改變念法,但他們的本質是不變的,都是在陳述同一件事物,文鼎的字型名稱是否也有類似的情形呢?答案是有的,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早期市售的字型,多半是以光碟片實體的方式提供給購買者做使用,但因時代的變遷,很多科技產品販售的方式都改為線上作業,進而取代了以往實體的光碟片安裝。文鼎目前有上千套字型,服務使用者搭配iFontCloud字庫管理工具做使用,但身為資深文鼎老粉的朋友們,是不是在光碟片字型轉換成雲端字庫字型時有著一些疑惑呢,例如:之前使用的”文媛中圓”為什麼在iFontCloud購買的網頁上沒有看到之類的聲音,我們聽到您的聲音了,文鼎在iFontCloud網頁上加強了這一類字型的搜尋,現在只要在搜尋的地方打上早期舊字型名稱的關鍵字或完整名稱,就可以輕鬆地找到現在新對應的字型名稱,使用者可以安心的使用。

舉例:在iFontCloud網站上”字型搜尋”輸入舊字型名稱如:文媛,即可找到相對應的”文鼎圓體”


相對於早期的字型產品,目前對應新字型的內容會有以下變動:

  1. 拉丁符號造型的優化與字間距調整
  2. 瑕疵、錯誤修正

整體而言,文鼎字型產品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凋零,而是與時俱進透過雲端的方式做產品更新以及服務使用者。文鼎也提供了新舊字型名稱對照表,以提供大家在對應上的方便性,煩請點選下方連結下載:新舊字型名稱對照表

Products and Applications

文鼎DC黃陽尖魏

文鼎DC黃陽尖魏體是知名書法家_黃智陽教授,與文鼎合作開發的真跡書法字型;黃陽的字體是書法的專業技術與現代造形特質的新媒合,長時間逐字用心書寫與設計,使尖魏體突顯了瘦金體的利落美,結合了魏碑體的方折感,使字體的使用更具有文化意義與時尚氛圍!黃陽尖魏在設計時,加入中文排版裡「疊字」效果的巧思,黃智陽教授在書寫時,特意創作「相同字的不同寫法」,以展現書法中「不雷同」「不重複」的美感,讓黃陽尖魏更能呈現書法藝術的美感。

 

本影片透過Adobe Illustrator來呈現云康行楷TrueType(TTF)與OpenType(OTF)兩個字型格式的使用方式,分別演示疊字的選用、兩款拉丁字的造型設計,以及中文常用全型符號調和設計(Proportional)。

應用設計

Products and Applications

文鼎UD晶熙黑體的拉丁造型搭配

中文字體與日文字體同樣都有漢字、拉丁與假名,如果有留意日文字型產品,會發現日文字型同樣的一個字體家族,但有著不同假名、拉丁的造型設計做搭配。

文鼎UD晶熙黑體開發之初也規劃有這樣的設計,亦即晶熙黑體在拉丁的造型上,共有三種造型可供設計師選用,以繁體中文為例,字體名稱分別是:

1. 文鼎UD晶熙黑體HK

2. 文鼎UD晶熙黑體E1HK

3. 文鼎UD晶熙黑體AktivBHK

這三款字型的拉丁造型可以追溯回到原始的拉丁字,分別是AR Dori Sans、AR NewHebe Sans、Aktiv Grotesk;AR Dori Sans、AR NewHebe Sans是文鼎字型近年來在拉丁字設計的代表作之一,除了文鼎內部的字體設計師參與設計開發外,也力邀位於美國波士頓Font Bureau字體公司的總監David Berlow協助設計指導、監修;兩款原生拉丁字皆有自 Light-Ultrablack 9個字重,在與晶熙黑體漢字12個字重搭配時,設計師重新給予字重的設定,細修曲線、調整架構再加入必要的視覺修正,字重擴充至極細的Hair到極粗的Ultrablack(E1版),再依據視覺灰度給予最佳的寬度比例,讓中文漢字、拉丁字搭配出最佳的整體視覺效果。

 

拉丁符號的設計通常會有因應造型、字重而做視覺校正的處理,目的是為了排版上的美觀、舒適性而做。以AR Dori Sans /文鼎UD晶熙黑體HK的符號為例,在數字1和4就有在不同的字重上做視覺校正,經過視覺校正的字型有字高(Font Height)的不同,但隨著字重(Weight)加粗,數字1、4、6將差距會縮小。

文鼎UD晶熙黑體,拉丁以AR Dori Sans做搭配,整體呈現出幾何、工程、現代的氛圍,具有Medium-Heavy共五個最常使用的字重,適合在數位顯示環境下使用,在中文顯示各分句之間停頓的逗號(U+FF0C),設計師簡化漢字逗號的造型,在這裡嘗試著做大膽的簡化設計,閱讀時營造出簡潔時尚的視覺感受。

    文鼎UD晶熙黑體HK排版展示

 

                                                                                       嘉義美術館以文鼎UD晶熙黑體HK做為指示標識用字/角白設計

 

文鼎UD晶熙黑體E1HK,拉丁以AR New Hebe Sans做搭配,整體呈現出經典、傳統、雋永的氛圍,適合使用在書籍排印完整產品共有12個字重可供選用。

                                                                                                                                      文鼎UD晶熙黑體E1HK排版展示

 

文鼎UD晶熙黑體AktivBHK,是晶熙黑體的漢字與英國合作夥伴Dalton Maag 公司的Aktiv Grotesk 進行搭配後的字型產品,共有繁體中文+香港字符集、簡體中文、日文三個語言,每個語言各四有個字重,旨在將晶熙黑體的簡潔與AktivGrotesk乾淨利落加以整合,感受上均勻平穩,視覺連貫而有當代感。文鼎UD晶熙黑體AktivBHK獲得國泰航空選用做企業字型。

                                                                                  TPOGRAPHY 字誌 選用文鼎UD晶熙黑體AktivBHK做為內文用字

 

搭配著不同拉丁造型的晶熙黑體產品,這樣的整合設計罕見於中文字體上,讓設計師們在字體使用時,多了不同設計情境字體選用上的彈性。